• TA很红丨好闺蜜好师弟好演员最好的——刘芮麟 – VIP265.com新知网 2018-03-26
  • 美国股市早盘上涨 道指重回25000点上方阿里巴巴涨逾4% 2018-03-26
  • 俄罗斯表示正在研究对策回应美国制裁 2018-03-26
  • 2018年山东师范大学音乐学院考研复试科目及加试科目 2018-03-26
  • 恒大淘汰赛对手浮出水面!卡帅或迎旧主 霸主有危机 2018-03-26
  • 国庆黄金周深圳北往返潮汕加开14趟列车 2018-03-26
  • 【苏区振兴这五年】让群众满意,是绿叶对根的情意 2018-03-26
  • 习近平电贺默克尔连任德国总理 2018-03-26
  • 看了孙怡才知道 荷叶边显瘦的正确打开方式孙怡荷叶边仙女 2018-03-26
  • 钱坤投资:创业板暂获10日均线支撑 短期还将震荡反复 2018-03-26
  • 正月十五为啥叫“元宵节”? 2018-03-26
  • 动视深刻意识到大逃杀游戏的成功 将快速跟进 2018-03-26
  • 揭阳女大学生遭电信诈骗自杀身亡 主犯一审被判无期 2018-03-26
  • 鹤峰县非法集资线索举报奖励暂行办法 2018-03-26
  • 非法、虚假金融广告有这些特征征信 2018-03-26
  •  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pk10用5000千一天赢1千->衣角章节列表 > 衣角_ 十四

    衣角  十四

        '天??!那是什么?我怎么那样?惨了惨了!'裘千芷照着镜子,无法理解自己怎么就去亲向棋,而且还亲在她嘴上。

        裘千芷拍拍自己的脸,'醒醒,醒醒,可能是做梦!'她就这样自己催眠,可是不久又自言自语,'梦有这样真实的?打了还会痛的?'

        '不对不对!'裘千芷又摇摇头,感觉得到自己心跳加速,'我在紧张什么?'

        再次打打脸,裘千芷又跳跃式的对镜子里的自己说,'你亲她干嘛?还亲嘴?初吻啊大姐!'之后裘千芷又自己在那儿哀苦,活了二十几年没亲过谁,连父母都不曾被她亲过嘴,怎么就鬼俯身了似的去亲向棋了。

        '可是,可是,棋子嘴唇挺甜的,像棉花糖。'裘千芷舔舔自己的唇,如是感慨后又自己害羞起来。她不知向棋回房前喝的是水果酒,一进房又没漱洗的倒床就睡,唇上留下水果甜味很自然。

        裘千芷在马桶上坐到天微微亮,纠结着自己不受控制的诡异举动。纠结来纠结去的依然怎么也纠结不出个所以然来。最终她放弃了,自我安慰的觉得可能这房间不干净,自己是被什么脏东西碰到了才会做出如此奇怪的事来。

        另一边,向棋被裘千芷的手机闹铃吵醒后发现那个'便宜女儿'不见了,想洗把脸后去找她。向棋头晕脑胀地进洗手间时跟同时要从洗手间出来的裘千芷撞了个满怀。

        '??!'标准的妇女尖叫声从裘千芷口中发出,她全身向后倾,化身为鸟类似的双手乱挥。向棋反应快,伸手揽过她的腰。在电影老套的情节差一点要演绎出来时却没有预料中的发生,因为向棋的头还有些晕,被那么一撞还能接过她向后倒的身子已属幸运了。所以浪漫的一瞬没演成,向棋揽下她的腰后粗鲁地抓住她挥舞着的手,再用膝盖顶住她的大腿,一个转身使力将她甩一边,贴靠在旁边墙上了。

        '拿一下你的东西,我带你回去。'

        '???哦…'

        向棋简单洗漱完了裘千芷还愣愣地靠在墙上,直到向棋出声了她才回了一会儿神。

        之后裘千芷半刻都不敢看向棋,她被自己又羞又惊得慌乱了手脚,什么时候上的车到的住处都不清楚,精神一路上游啊荡的就已经在自己屋里了。

        等她反应过来时,向棋已经给她起水泡的手掌擦药了。向棋说,'你手这样就先别去洗碗了,请一天假吧。'

        '???哦…'裘千芷习惯性的听话,不久又想到什么似的说,'呀!不行,今天兰姨回老家,我再请假,老板娘会发飙的。'

        向棋眉头一皱,想了想,'好吧,手套穿着也没事。'

        裘千芷嘟起嘴,'那个塑料手套滑啊,很不方便。'

        向棋瞪她一眼,像没听到似的说,'洗脸换衣服去!'

        '哦…'

        去饭馆的路上裘千芷郁闷了,'你昨晚喝多了,不回家睡,跟过来干嘛?'

        '顺便吃早点。'

        从裘千芷家到饭馆只有十分钟步行,向棋原本也想回家的,但是觉得肚子饿,也想顺便监督一下自己的'便宜女儿',所以就跟着去了。

        '大妈熬的粥很好喝的。但是要等一下。'进了饭馆裘千芷坐在向棋对面给她介绍饭馆的招牌早餐。

        '你去忙你的,手套得穿。'向棋不忘提醒裘千芷。

        裘千芷也只好点头离开,心想反正厨房你是进不去的,你也看不到,呵呵??伤恢蚱逵械氖前旆ń?,于是裘千芷前脚走,向棋后脚就跟过去了。饭馆里的人也没拦她,因为她是不声不响地紧跟在裘千芷后面,在工人们里迅速钻了一小孔就混进去了。

        裘千芷才打开水龙头就被向棋推了一下后脑勺,'手套穿上!'

        '呀!你怎么进来的?'她纳闷了。

        '走进来的。'

        '你不是吃早点吗?进来干嘛?'

        '我给你也叫了一份,你把这些洗好了跟我出去吃。'向棋若无其事的站在裘千芷旁边,看着她套手套,刷锅洗盘。

        饭馆才开门客人就纷纷进来点早餐了,老旧偏红的格调使整个餐厅看起来更像个乡村大院子里办喜事时的情景,比大饭店,五星级酒店等文雅浪漫的聚餐所更亲民更温馨热闹有生气。老板娘在饭馆开门营业不久才牵着自己的女儿走进柜台。抬头便看到裘千芷跟在向棋后面从厨房走出来,在最近的桌上坐下。

        裘千芷见老板娘走近她们就赶紧跟她解释,'老板娘,呃…那个,我吃完就进去洗。'

        向棋礼貌性地跟老板娘打招呼,老板娘很热情的坐下与她聊天,都不去管朝着食物狼吞虎咽的裘千芷。裘千芷吃饱了立刻溜进厨房,向棋边享受着早餐边听老板娘的谈话,偶尔会回她一两句。

        裘千芷觉得向棋不太像人,有点像鬼魂,什么都逃不过她的法眼,所以进去后不敢造次,乖乖地穿着手套干活。当她有空溜出厨房时向棋已经离开饭馆了,她心中有那么一瞬间像有种什么东西丢掉似的,但也就那么一瞬。

        午饭时间就是休息时间,贾韦良老样子的提前去饭馆。他本是下午的班,却常常午休时分就过去了,主要原因是自己无聊,饭馆里人多热闹。

        贾韦良看见坐在角落里昏昏欲睡的裘千芷就上前去很热情的用男子汉打招呼的方法,使劲锤肩膀,跟她打招呼。

        '喂!'

        差点坐着睡着了的裘千芷被突如其来的一击惊醒,一看是贾韦良她就不理他了。

        '怎么了你?那么累?'贾韦良被她反常的反应震了一下。

        '困,找别人玩吧啊。'裘千芷有气无力的说。

        '看你无精打彩的。我给你带好吃好玩的了!我妈给我带的吗卡龙啊,还有,我下载了很多搞笑视频,看……'

        '……'

        '喂!'

        裘千芷就这么趴在桌上睡着了,贾韦良无语了。贾韦良没得闹了,觉得无趣要走开是裘千芷手机响了,可裘千芷睡得正香,根本没听到。贾韦良推了她好几下也没反应后就自做主张地拿起她手里快滑出来的手机,替她接了。

        '喂…'

        '你是谁?千芷呢?'电话那头听到男人的声音就问了。

        '哦…她睡着了,我是她朋友。有事跟我说吧,我给您传达。'贾韦良听到老人家的声音,很礼貌的说。

        '嗯…叫她等一下过来时给我带臭豆腐,我要热的。'五奶奶说完也没等那边的回应就挂电话了,害得贾韦良眨了好几眼不明所以……

        下班回到家,裘千芷自言自语,'叫我哪去给你弄热臭豆腐??!这么冷的天,没两秒就凉了!这什么师傅??!'

        进屋后裘千芷还嘀嘀咕咕个不停,开门进厨房烧了锅热水端进浴室给自己冲了个热水澡,那么短时间里就把自家师傅说到地狱里去了。冲完澡了裘千芷还觉得困,没注意,习惯性的捧着手机往床上倒。

        '咦?'裘千芷刚躺下就觉得背下的床垫有动静。她还没去动脑筋去想呢,床被突然有生命似的竖起来,她一个不留神被震下床,整个身子趴地上。

        '??!鬼??!'裘千芷顾不得身上的痛,爬起时一瞧见竖起来的被子,脑袋里贞子的模样正跟她咧着嘴笑,吓得她大喊大叫,条件反射地冲着竖起的被子乱挥拳头。

        向棋迷迷糊糊的突然被袭击,意识立刻百分百回归,从被子出来,三两下就抓住裘千芷发动机般的两爪。裘千芷闭着眼睛大喊,'啊啊啊啊??!'更加卖力的跟那个'鬼'拼命。心里颤抖着想,'现代的鬼这么厉害,有实体还不怕光,大白天的出来吓人。我不看你你就不怕,跟你拼了!'

        向棋意识到突袭者有力的挣扎,为了速战速绝,起身跪在床上接着腿力一把将裘千芷拉上床,双手往右侧一拐将她推倒床上,下一秒又欺身而上地跪跨在她腰间,两只小腿压在她蹬起的双脚,治住了她。

        裘千芷双手被抓,双脚被压,腰间被夹,动弹不得的情况下只能使用狮子吼??善纳舯认蚱宓拇?,她又不肯睁眼看那恐怖的'鬼',向棋怎么喊她她都听不到,只顾着自己鬼哭狼嚎。

        向棋被她的尖叫声震得耳鸣欲聋,手脚又一直要使力止住她的挣扎所以不够用,不耐烦之下向棋直接用嘴堵住她的嘴。

        这下裘千芷懵了,嘴唇被'鬼'使劲含着张都张不开,用鼻孔哼哼好几声后她终于视死如归勇敢地睁开眼睛看看这个'实体色鬼'。

        鬼吓得裘千芷还可以拼命还手,可一睁开眼睛见的是向棋乌黑的双眸时她就被惊得昏过去了。

        裘千芷睁开眼后全身直接软下去又闭上了双眼,晕撅过去了。向棋喂喂地叫她,叫了好多声也不见她醒过来??此潜幌旁蔚淖刺?,向棋就觉得好笑,伸出食指拇指夹她鼻孔,手掌捂她嘴巴。不到一分钟,她因缺氧终于被逼着醒过来。

        '啊啊啊啊??!'又一阵尖叫,向棋手快地捆起被子角塞进她嘴里。

        裘千芷被迫咬被子,定了定神后扯开嘴里塞的被子,结巴着说,'你,你,我,我,'之后捂着自己的嘴,明显她指的是向棋含她嘴唇的那件事。

        向棋满脸笑意看着她,'你发了疯似的,我只能那么堵你了。'

        '棋子!'裘千芷不知如何表达心中的惊吓只能大喊向棋的名字,向棋看她那吃亏的模样就忍不住又笑,还边笑边继续躺下准备再睡。

        裘千芷突然意识到这是自己家,棋子怎么这里睡起来了,'你怎么在这儿?'她眼珠子转了转,'等等!你怎么进来的?'

        '我困,懒得开车,你备用钥匙都挂墙上,我顺手拿的。'向棋单手撑着头看着她。

        '那你也跟我吱一声??!这突然的挂着被子起来!人吓人吓死人!'

        '你还活着呢。'向棋不理解她为什么那样大惊小怪。

        '差一点就死了!呀!你干嘛…'裘千芷被向棋突然给她盖被子的动作又吓了一跳。裘千芷再一次捂嘴回想起刚才被'鬼'非礼的画面。

        向棋若无其事的给她盖了被子后躺她身边,闭目着说,'休息,一会儿你还得跟奶奶一番折腾。'

        昨晚自己偷亲的向棋,今天又来那么一出,着实地赶走了裘千芷的困意。身边传来的体温激发了她从未有过的奇怪的感觉。紧张,不自在,害怕,羞涩,掺杂在一起使她一动也不敢动,可又睡不着。

        '棋子…'裘千芷微弱的叫了一声。

        '嗯?'

        '师傅要热的臭豆腐,这大冬天的,路程半个多小时呢,到那早冻僵了??梢遣缓纤庠杆忠N伊?。'奇怪的感觉在裘千芷那儿没有比自己师傅的命令重要,那可是关系到自己的命运,师傅不满意了她又得几小时几小时地握刀切切剁剁砍砍雕雕刻刻。于是她就把昨晚与刚发生的一点小碰触抛之脑后,求救起向棋,谁叫向棋不走还在身边躺着呢。

        那么简单的问题,向棋想都不用想,'买生的,回去给她现炸。'

        裘千芷一拍额头,自己怎么那么笨,'对嚯!刚只顾打瞌睡,还被你下个不轻,脑子进水了!'事情容易了,裘千芷也就没去想自家师傅的事了,话风一转有些怯懦懦地又说,'嗯…那个棋子啊…'

        '怎么了?'向棋早已明了裘千芷的话唠,再看时间也快四点了,眠是肯定没得补了,索性撑起头侧过身看着裘千芷,跟她搭话转移一下心中的烦闷。

        '你反正也要回去是吧,就顺便带上我行吗?我可以省点路费。'

        '嗯…还有吗?'

        '还有,就是那个,嗯…你用什么唇膏???'跳跃式的问话,如向棋所料地冲出裘千芷的口。

        '我没涂那些的习惯。怎么问这个?'

        '那个,老板娘的女儿喜欢化妆。嗯…我觉得你挺好看的,应该也很会打扮。'裘千芷眼眸往左上扬,努力找理由。

        '我不涂唇膏,也很少打扮。小夕比较懂你可以去问她。'向棋眯起眼看她有点不自在的样子,但也没注意太多,不是她感兴趣的事她就直接了当的打断裘千芷。

        '不可能!那唇上甜甜香香的什么味?!'

        裘千芷瞄了一眼向棋在她眼里特别性感,实质也就是人类大众通有的唇型,昨晚那捉木鸟般的亲吻记忆犹新地来来回回又出现在裘千芷脑海里,她就那么脱口而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

        向棋舔舔自己的嘴唇,冲过水的脸上自然洗去了甜酒所留下的余味,'没什么味道,哪来的香甜?'

        '没没没!'裘千芷在自己那香香甜甜一出口后就慌了,赶忙起身逃进洗手间。门嘭一声被她甩重了,她闭目照着镜子不敢看自己的脸,微热带些脸颊神经系统开始缓缓的抽搐告诉她自己的紧张与羞人的想法在脸上表现出来了。裘千芷往脸上乱泼水,怎么又想到那里了?怎么又想亲过去了?难道昨晚那个地方的脏东西跟着她回家?那鬼混不走缠着她干嘛?

        向棋见裘千芷莫名其妙的逃走,本也没去想那么多,但形形色色的女人她见的不少,不用费脑力也在裘千芷扭捏微红的脸上看得出裘千芷的害羞??伤膊恢约鹤硭ナ北环抢窆?,所以也只以为裘千芷在为刚才那么一下的堵嘴而害羞。

        向棋觉得好笑,她周围的女人大多是成熟老炼的那种,离少女害羞别扭体态有些远,所以见一个比她大还会害羞的裘千芷反倒觉得稀奇,逗一逗她还可以使自己暂时忘记那些沉重的事。

        '就堵你那么一下嘴你就能感觉出香甜了?真厉害…'向棋敲着厕所门如此调侃裘千芷。

        裘千芷装聋,啥都听不到,向棋外面的笑声使她更羞,索性把水龙头开到最大让水声淹没她的笑声。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pk10用5000千一天赢1千。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衣角》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游客
    发表于 03-03 18:39
    今天不更吗?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